安頓好了馬教授他們,大家都回家休息。李濟運沒有另外叫車,坐了劉星明的車。劉星明在路上說:“現在中心任務要轉移,全力以赴破案。誰這么大的膽子?要嚴判重判!”

李濟運回到家里,看見舒瑾趴在沙發上。“你回來多久了?”李濟運問。

舒瑾坐了起來,眼睛腫成一條縫,說:“你還管我死活?我去公安局幾個小時,你電話都沒有一個!”

“我在干什么你不知道?人命關天!”

兩人吵了幾句,舒瑾問:“怎么樣?”

李濟運聽了很生氣,說:“你還知道問問怎么樣?既然從公安局出來了,你就應該到醫院去!”

舒瑾又哭了起來,說:“我怕學生家長圍攻,哪里敢去?”

李濟運說:“你該負什么責就負什么責,躲是躲得了的?”

李濟運去洗了澡,出來說:“我剛才突然想起,你不能躲在家里。你想想,全園師生躺在醫生里搶救,你在家里睡大覺,像話嗎?你快洗個澡,我陪你到醫院去。你今夜要守在那里,死也要死在那里。”

舒瑾說:“我不是不愿意去,我真的怕。”

“怕什么?我陪著你,誰敢吃了你不成?”

舒瑾洗澡去了,李濟運去看看兒子。歌兒已經睡得很熟,發出勻和的呼吸聲。自從聽說出事,李濟運就渾身肌肉發緊,喉嚨干得像撒了生石灰。他在床頭坐下,聽聽兒子的氣息,渾身才舒緩開來。他寫了一張紙條放在床頭,囑咐兒子自己出去買早點吃。聽得舒瑾收拾好了,兩人悄悄地出門。也不叫車,想走著去醫院。李濟運走到銀杏樹下,突然摸摸口袋,手機忘在茶幾了,又跑了回去。開門卻見歌兒從廚房里出來,跑進廁所。

第93節:重大嫌疑人浮出水面(1)

重大嫌疑人浮出水面

李濟運問:“歌兒你干什么?”

歌兒說:“尿尿。”

李濟運說:“尿尿跑廚房去了?”

歌兒說:“尿尿就是尿尿。”

這孩子脾氣越來越犟,總不同大人好好說話。李濟運沒時間多說,只告訴他:“爸爸媽媽還要到醫院去,你一個人怕嗎?”

歌兒從廁所出來,說:“不怕。”

李濟運回到銀杏樹下,告訴舒瑾歌兒剛才起床了,說:“說不定我們出門時,他就在裝睡。這孩子越來越怪了。”

舒瑾說:“我最近夜里只要醒來,都會仔細聽聽。有時見他起床,有時也沒聽見。”

“歌兒未必這么早就到叛逆期了?”李濟運不等舒瑾答話,又說到了醫院的事,“只有宋香云情況嚴重些,我回來時她還沒有醒。”

舒瑾說:“真可憐。她舒局長雙開了,自己又這樣。不會有事嗎?”

“省里來的馬教授說不會有生命危險。”李濟運糾正說,“黨籍和公職都開除才叫雙開。他還保留公職,只是職務沒了。”

舒瑾說:“宋香云身體最好,壯得像牛,怎么會最嚴重呢?”

李濟運說:“馬教授分析,說她人胖,可能飯量大,吃得最多。”

“啊?吃得最多?”舒瑾覺得奇怪,“她一年四季喊減肥,平時中午不吃飯的啊!今天她是該背時!”

“是嗎?她平時都不吃中飯嗎?”李濟運突然站住了,意識到了什么。

舒瑾說:“她中午都不吃飯,老師們都知道。”

李濟運隱約覺得,只怕是宋香云投的毒!是的,肯定是的!她平日就是火爆性子,家里又出了這么大的事。這不成了人肉炸彈嗎?他只悶在心里思量,沒有說出來。他怕舒瑾亂說,萬一說錯就麻煩了。好在舒瑾沒往這里想,她仍在嘆息宋香云太可憐了。

周院長還在辦公室,馬上站了起來,說:“李主任怎么又來了?不用啊,您回去休息吧。”

李濟運指指老婆,說:“她一定要來,我只能陪著。”

舒瑾說:“我應該守在這里,剛才一直在公安局說情況。”

周院長說:“二十五床醒了,她醒來就要跳樓,幸好被護士發現,制止了。”

“啊?她要跳樓?”李濟運更相信自己的判斷了。

周院長卻說:“毒鼠強中毒患者可能有狂躁等精神癥狀。”

李濟運同舒瑾去了病房,劈面就碰見舒澤光。李濟運馬上伸手過去,道:“老舒你來了。”

“幸好沒出人命!”舒澤光說。他從拘留所出來以后,李濟運還沒有見過他。

舒瑾挨個兒去看望幼兒和老師,告訴他們醫生說了,不會有危險,很快就會好的。怕老師怪她這么晚才來,就向每個老師重復同樣的話:她到公安局說情況去了。

第94節:重大嫌疑人浮出水面(2)

李濟運搬了一張凳子,叫舒瑾就坐在病房里。舒澤光打過招呼,就坐在老婆床頭,不再說話。李濟運朝他招招手,請他出來一下。兩人走到樓道口,李濟運輕聲問道:“周院長講宋大姐剛才發狂,你在場嗎?”

舒澤光說:“我才到,聽說了,沒看見。我是才接到電話,不知道出這么大的事了。”

“周院長說,這種病人有的會伴有狂躁癥狀,你就辛苦一點時刻守著。”李濟運怕宋香云再去自殺。

舒澤光說:“她這會兒睡著了。”

兩人說了幾句,舒澤光又進病房去。李濟運去了醫生辦公室,周院長說:“李主任,我那里有張床,你去休息一下?要不你就回去。”

李濟運說:“周院長我沒事的,你去睡睡。你要保持體力,這都全靠你了。”

客氣幾句,周院長說:“那我去稍微休息一下。”

周院長去了,李濟運也開始發困。他靠著沙發,合眼養神。朦朧間有些睡意了,突然有人拍了他肩膀。睜眼一看,原來是周應龍。同來的還有幾個警察,朝李濟運打招呼。

“應龍兄,還沒休息?”李濟運問。

周應龍說:“我們再來看看。李主任,我倆出去說幾句話。”

到了樓下,周應龍打開車門。“沒地方,我倆就在車里說吧。”周應龍說。

李濟運問:“是否有線索了?”

周應龍說:“我們分析,宋香云有重大嫌疑!”

第95節:老婆讓老公替她自首

老婆讓老公替她自首

李濟運早就想到了,但他不能說,只道:“剛才聽周院長說,她醒來之后有狂躁癥狀。”

“周院長給我打過電話。她到底是想自殺,還是精神狂躁癥狀,我們要分析。為防止萬一,我派兩個警察守在這里。”

竞彩六场半全场奖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