契丹步軍原本就支持不住了,汝一萬黑雕軍生力軍加入戰團,契丹步軍立刻大潰,正所謂兵敗如山倒,外園地契丹步軍拼命邊跑,被圍住的契丹步軍更無斗志,只想著突圍,可是黑雕軍軍士密密麻麻,他們哪里沖得出去,很快,沒有逃掉的契丹步軍就被殺得性起的黑雕軍軍士斬殺干凈,一個俘虜也沒有。

而騎軍一時難以分出勝負,戰事慘烈異常,契丹騎軍越來越被動,只是仗著人多拼死抵抗,黑雕軍要想取得完勝,也并不容易。

傳大勇眼見著契丹步軍四處逃散,便對身邊楊繼業道:“你來領一隊五百騎去追擊契丹步軍,不讓他們重新集結。”楊繼業早就是心癢難耐,口中道:“陛下放心,臣一定將契丹人殺個干凈。”他一揚手中長槍,大喊道:“兒郎們,跟著我,殺光契丹人。”

鐵川源和楊繼業率軍離開后,中軍只有五百余騎兵和五千步軍,劉黑鼓是禁軍將領,他指揮著兩千步軍和五百騎兵,將侯大勇和石虎牢牢圍在陣中,一點也不敢大意。

耶律沙的任務就是襲擊大周皇帝中軍,此時,他見到大周皇帝身邊并沒有多少人馬,便帶著騎兵瘋狂地向著大周皇帝中軍沖殺,可是周軍弓弩歷害得緊,傷亡了數千騎,卻根本觸不到大周皇帝毫毛。

黑雕軍中軍響起了一陣又一陣的戰鼓聲,中軍數名傳令兵手持令旗急奔而出。他們都是有名的大嗓子,一邊揮動著令旗,一邊喊道:“結陣、結陣、結陣。”

地上已經鋪了一層尸體,灰色契丹步軍占了大部分,黑雕步軍軍士就朝著各軍軍旗靠擾,

耶律述律看著周軍步軍重新結成方陣,不緊不慢地逼了過來,已知道這場決戰契丹輸掉了。已經心生退意,此時黑雕軍騎兵和契丹騎軍已經纏在了一起。要想抽身也不容易,耶律述律便對金甲將耶律高道:“耶律將軍,你斷后,朕在中京城等你。”

契丹傳令兵吹響了退乓角號。大遼皇帝耶律述律就帶著他的七千親衛騎兵向中京城退走,留下二千親衛騎兵給耶律高。退兵號響起,契丹騎兵陣勢大亂,他們兒,自六始逝貪,閣支黑雕軍騎兵則緊緊咬住敗兵。

房當支金率著三千多騎,正拼命追擊契丹騎兵。忽然!又一彪騎兵殺了過來,為首者正是金甲將耶律述律,兩馬交錯,房當支金挺槍猛刺,耶律高隨手往上一個格檔,房當支合虎口匕被震破,長槍脫手而出。

第二棒襲來。房當支金急忙貼在馬背之上,狼牙棒就帶著風聲從后腦頂上劃過,房當支金直起身時,手中已多了一架五虎上將弩,第三次兩馬交錯之時。他就用短弩對著金甲將射去,距離如此之近,金甲將根本無法躲避短鐵弩,臉面上連中兩弩,他為人頗為兇狠,臨死之前,狼牙棒再次砸了下去,將房當支金戰馬頭顱砸著粉碎。

房當支金跳下戰馬,又敏捷地跳上金甲將地戰馬,抽出腰刀,順手割下金甲將的腦袋,再將金甲將耶律高的身體推下戰馬。

圍攻大周皇帝的耶律沙見勢不妙,帶著數千人馬,向著西南逃去。

大屯之戰,以黑雕軍大勝而結束,耶律述律率領的十五萬御前親軍,逃回中京城時,只有五千騎兵,他已被黑雕軍嚇破了膽,不敢在中京停留,連夜朝著上京逃去,等到逃到上京之時,五千騎兵只剩下三千。后來,耶律沙和蕭元讓又各自帶了數千人回到了上京。

整個上屯戰場,契丹軍尸體達到十萬具之多。

黑雕軍八萬步騎,戰死一萬五千六百六十一人,傷殘一萬余人,輕傷無數。

占據中京,休整不到五天,姜輝率著東路軍從朱龍口一路橫掃,到了中京,十天后,郭炯率領著西部軍團也到了中京,破了契丹十六城,也到了中京。

三路大軍齊聚中京,稍事休息,便向著上京進軍,不料,上京已是一座空城,耶律述律率著上京契丹人,已向著北方草原深處轉移,石虎率軍四萬,深入草原,卻一無所獲。

第二年,郭炯率軍三萬向額爾古納河進軍,契丹大帥耶律大光敗走數百里后,將郭炯所部引入了埋伏圈,二十萬契丹軍包困了劉成通所部,激戰三天,郭炯率軍二千多人突出重圍。

此戰以后,戰事稍平,東起卡白汪,西至金山,六片土地都被周軍占領。

漢興十二年,黑雕軍準備繼續打擊契丹人,不料,西域突然出現了一支從來沒有見過地敵軍,他們金發碧眼,身材高大,二十萬敵軍一直從中亞打到了蘭州,蘭州別駕葛薩向大周稱臣,請求大周出兵救援,大周靈州黑雕軍與這伙敵人交手數次,互相勝負,這引起了大周朝的高度重視。

在侯大勇的記憶中,西域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敵人,顯然,由于他的到來,歷史發生了莫名的改變,他不敢松懈,調集黑雕軍主力前戰新的敵人。

新的戰爭又開始了。

(全書完)

竞彩六场半全场奖金